李智:家族財富傳承要重點關注影響力投資
2015-11-13 19:34:11   來源:商業電訊   評論:0 點擊:

李智:我們最早提出的是“金融生態圈”的概念,“財富生態系統”是“金融生態圈”中的一個重要單元,其核心是資本產業化,是將資本運營放到產業化的大環境背景中放大價值。資本化進程

\

  《中國慈善家》:你是“財富生態系統”的倡導者,如何理解這個概念? 

  李智:我們最早提出的是“金融生態圈”的概念,“財富生態系統”是“金融生態圈”中的一個重要單元,其核心是資本產業化,是將資本運營放到產業化的大環境背景中放大價值。資本化進程中,有過三個方面的金融演進,一個叫金融的標準化,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美國大力倡導金融的標準化;還有一個叫產業的金融化,是在各自的產業鏈條里,實現金融工具的應用,使它得到杠桿應用和合理的創新;第三個叫資本的產業化,任何財富的傳承,在通過各種金融工具的配置當中,可以形成非常完整的生態閉環。資本產業化是利用金融工具對財富進行產業化的投資結構重組,獲取最優的時間價值組合,它在生態閉環中起到的是關鍵作用。 

  《中國慈善家》:資本產業化對家族財富傳承起到何種作用? 

  李智:家族財富傳承當中有兩個核心特征,“獨立性”和“資本化”。我一直在提一個比較新的概念,叫“金融基因”,它有三個標準特征,獨立性、標準化、凝聚力。將資本產業化時,“金融基因”決定了家族財富傳承過程中,能否獨立于家族本身,或者獨立于家族企業,將財富進行有效組合,高效地通過資本化復制,實現催化作用,并且在進化過程中,實現良好的傳承。 

  《中國慈善家》:怎樣才算是好的傳承? 

  李智:衡量一個優秀的家族企業的財富傳承,往往就是剛剛提到的“金融基因”的三個特征。資本是家族財富的核心組成部分,它的傳承需要獨立的環境,也需要專業化的管理,更需要有可持續的工具對它進行不斷地配置組合。只有當這三者在獨立專業化管理的情況下,財富才能比較好地傳承下去。我認為,比較優秀的傳承,是從這三個標準來衡量的。 

  比如美國的幾個大家族,默多克家族、洛克菲勒家族、摩根家族,他們的傳承都是在自己的家族企業以外。經過數百年,他們積累了很多財富,可能傳到第五代、第六代時,他們已經不在家族企業中了,有效地實現了經營權、所有權、收益權的剝離。 

  《中國慈善家》:你一直在推動全產業鏈資本服務體系本土化,這是怎樣一個體系? 

  李智:在整個金融生態圈中,它有橫向的,也有縱向的。在橫向迭代的過程中,它在不同的產業上擴張,比如洛克菲勒家族的家族辦公室,它橫跨大概30多個行業,不同的行業投資組合中形成了非常有效的配置,進而不斷平鋪。我們講“一百米的口子,一千米的深度”,在每一個橫向產業鏈中,單獨在一個產業鏈的上下游進行資源整合的時候,要實現產業的金融化,就是把金融基因里面的資本化的特征整合到產業端的資源上,形成全產業鏈的投資生態圈。這個生態圈里,可以將資本引導向理性、健康以及收益更高的地方。 

\

  《中國慈善家》:具體到家族財富的傳承,這一體系有怎樣的作用? 

  李智:這個作用還是蠻明顯的。家族企業是各個產業的參與者,我們不說太遠,從近10年的經濟發展趨勢來看,現在已經開始進入工業4.0時代,是互聯網信息時代。包括大數據在內的各種新興產業融入的時候,以傳統行業為主的中國家族企業面臨非常多的挑戰。在原有的產業范圍之內,他們做得很扎實,如何使其順利迭代,實現價值倍增,同時確保在原有產業中形成非常有效的布局?方式就是利用金融杠桿和金融標準化工具,再配合各種互聯網的手段、信息化手段,將原本的資產或者資源過渡到未來,推動它走向產業鏈的上游,提高他的資產的議價能力。我相信這一體系對家族企業,尤其對傳統的家族企業,能起到非常好的推動作用。 

  《中國慈善家》:從整體環境來看,中西方的家族財富傳承有哪些主要的不同之處? 

  李智:大致有三個層的不同。第一個就是最基礎的,法律、政策、宏觀環境。這個層面確實差距比較大,其實中國談到財富管理和私人銀行業務也就是最近三到五年的事情,所以配套政策法規還很不完善,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是理念層面。中國人自古希望家族興旺,不鼓勵分家的。經營權、所有權和收益權無法分離,這是核心問題。傳承過程中,總是把企業治理和財富傳承混為一談。事實上財富傳承跟企業發展是兩個問題,專業性不同,治理方式也不同,必須要進行有效分離才行。當然我相信未來5到10年的時間,這個理念應該會走向成熟。 

  《中國慈善家》:你預期可以那么快? 

  李智:我相信應該很快。我們在香港也有非常多的業務,看近兩年的數據,在境外,連歐洲像瑞士、德國,包括美國、東南亞一些國家比較先進的私人銀行業務,都將香港作為一個起跳點,來輻射中國大陸的家族企業。加上這幾年中國家族企業的財富快速積累,每年高技術客戶以百分之三十幾的速度在增加,訴求會越來越強烈。我覺得在專業工具的應用以及合理的法律和政策的保護下,很快會有一個突破。 

  《中國慈善家》:回到剛才的問題,第三個層面是什么? 

  李智:是一些基礎工具層面的不同。在中國宏觀經營環境方面來看,標準化和資本化進程已走到了中后期階段,競爭相對更充分,而且創新工具越來越多,越來越得當。 

  《中國慈善家》:是不是說,未來5到10年,中國有可能迎來家族財富管理業務和機構的爆發式增長? 

  李智:當然。在談資本的產業化過程中,包括家族辦公室、私人銀行業務、私人保險業務等等這些,現在已經開始涌現,最近一兩年已經非常多了,包括線上線下服務已經非常充分。 

  《中國慈善家》:家族財富傳承過程中,資本該流向哪里,歸宿何處? 

  李智:家族財富的載體是家族企業,家族企業的載體是整個社會以及社會當中參與經濟行為的每個個體。當你的財富超過一定數量時,其實你是為這個社會在暫時管理財富。財富管理的合理與否,一定會對社會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在當前經濟環境下,金融越來越重要,牽入到每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財富傳承產生投資行為時,會牽扯到各個產業。因此,它要對社會有促進作用,一定要是良性的,否則會出現矛盾,財富越多,可能引發的矛盾也越多。所以,家族財富傳承的過程一定要利于社會、利于他人。 

  《中國慈善家》:缺少文化支撐的物質財富,會帶來某些層面的扭曲,家族在傳承財富過程中,如何去避免這種情況發生? 

  李智:其實“金融基因”里面有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就是文化,文化包含的層面非常多,它是精神層面的一種傳承。一個優秀的家族,在傳承物質財富時,會提出一種良好的價值觀,這對社會是否公平、公正等等這些方面的影響非常大。大概從2007年開始,美國的洛克菲勒家族最早提出來社會影響力投資,將家族財富剝離給家族辦公室,進行專業的、社會價值層面的投資,這其實就是一種文化的傳承。它是很專業的傳承,但同時必然會給接受的群體帶來正向的價值觀。這個應該是國內眾多家族要重點關注的方面。 (來源:《中國慈善家》)


責任編輯:李志偉

掃描二維碼查看本頁

相關熱詞搜索:李智 影響力 家族 財富 投資

名企網提示:新聞合作/投稿請聯系QQ:61393995 E-MAll:[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馬云:雙11是商業基礎設施大考 將遠超世界想象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捕鱼达人3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