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余江違規采砂氣焰囂張 天價采砂權背后有黑帳
2016-01-23 14:18:09   來源:中央電視臺   評論:0 點擊:

導語:砂石是城市及城鎮化建設不可或缺的建筑材料,隨著我國經濟的迅猛發展,建筑用砂需求量大增。采砂是一個投資規模小、技術含量低、但利潤回報十分豐厚的行業,堪稱一本萬利,于是

  曝光:江西余江違規采砂氣焰囂張天價采砂權背后有“黑帳”!

  名企網消息:編導:劉新華王瑜

  導語:砂石是城市及城鎮化建設不可或缺的建筑材料,隨著我國經濟的迅猛發展,建筑用砂需求量大增。采砂是一個投資規模小、技術含量低、但利潤回報十分豐厚的行業,堪稱一本萬利,于是這就成了很多人眼中“搶手”的買賣。與此同時,我國并沒有一部全國性的河道采砂法律法規,對這個行業進行有效的監管,這使得河道非法采砂屢禁不止。

  起拍價560萬,成交價6500萬,“天價”開采權背后的“秘密”被揭開。

  江西省余江縣石港大橋下的信江是鄱陽湖五大水系之一。2016年1月1日,記者來到這里看到,大橋上游不遠處,5、6艘采砂船和吸砂泵一片繁忙景象,機器發出巨大的轟鳴聲、推土機在碼頭上一輛接一輛大車進進出出。

  信江江面上采砂船和吸砂泵一片繁忙,并沒有因為新年而停工。

  江西省余江縣石港村村民:這個生意好,那么大的車子,一車賣好多錢的。

  村民:(運往)浙江、上海的,運量好大,上萬方,你說要多少車運。

  江西省余江縣石港村村民:那么大的船,一天要發很多車,砂子不夠賣。

  記者看到,石港大橋四個角上分布著三個砂場,距離大橋最近的吸砂泵和采砂船與大橋距離都不足500米。而根據國務院2011年公布的《公路安全保護條例》明確規定,禁止在公路橋梁跨越的河道上下游的規定范圍內采砂(特大型公路橋梁跨越的河道上游500米,下游3000米;大型公路橋梁跨越的河道上游500米,下游2000米;中小型公路橋梁跨越的河道上游500米,下游1000米)。

  石港大橋四個角上分布著三個砂場,距離大橋最近的吸砂泵和采砂船與大橋距離都不足《公路安全保護條例》規定的500米。

  記者在石港大橋邊找到一個寫著“東升砂石 洞門底砂場”的牌子。那么,眼前的這個“東升砂石”為什么能夠無視國務院規定在公路大橋附近采砂。根據村民們提供的信息,眼前這些采砂船已經在石港大橋上游連續作業半年多,圍繞石港大橋上游的采砂權,村里還曾發生打架事件。

  采砂船在石港大橋上游連續作業半年多,圍繞石港大橋上游的采砂權,村里曾發生打架事件。

  知情人:現在挖的,就是我村莊的地面,其實就是380米招標的地盤。

  記者:只能在這380米范圍里采是嗎?

  知情人:對,其他的地方都是非法的。

  知情人:那個380米的位置就在那里,就是看到那兒有堆砂的地方,那里看到堤壩上有個房子,往上游去380米,河道中間120米寬,從堤岸,就是這樣的叫堤岸,120米寬。

  記者:您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

  知情人:我有朋友到那里招標,我還有劃線圖,水利局的劃線圖,我可以拿給你看。我也受到過威脅。就是要你好好在家里待不要出來,出來就要你的命了,有人打電話恐嚇過我。

  曾經被威脅的經歷依然歷歷在目,因此對于我們的到來,這位知情人表現出了極度的謹慎。雖然答應配合我們,但為了避免再次“惹禍上身”,他把我們帶到了石港村一處偏僻的房屋,讓我們原地等待,他則獨自回家拿來了“證據”。

  據這位知情人介紹,在這張余江縣洞門底可采區平面示意圖上,被虛線標示出的就是信江在余江縣境內唯一合法的采砂區域,面積為380米長,120米寬。那么,這個合法的“洞門底采區”到底在哪兒呢?在這位知情人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了距離“東升砂石洞門底砂場”不遠的堤壩上。

  通過劃線圖,記者了解到允許采砂的真正區域,面積為380米長,120米寬。

  在一段余江縣水利局工作人員的錄音中,信江余江段合法采區的說法也得到了印證。

  余江縣水利局工作人員:長380米,寬120米,年開采五萬噸大家都知道,第二個采砂的相關規定,禁采區的相關規定是這樣的,到石港大橋距離500米屬于禁采區,但是從采區到石港大橋有800多米,你們這些人以后開采都要在自己合法區域內開采,不能到非法區域開采。這里的范圍涉及到與周邊的關系,如果你們硬要開采,周邊的關系你們自己去考慮。

  這是2015年7月11日上午由余江縣水利局工作人員帶領洞門底采區開采權競標人現場實地察看時的錄音。兩天后,7月13日,信江余江段洞門底采區河砂開采權在余江縣公共資源交易中心進行了拍賣。在這份拍賣公告上,我們能清楚地看到,洞門底采區河砂開采權出讓期為三年半,年控制開采量5萬噸,控制采砂船數1艘,起拍價560萬元,共有11個單位參加競投。對于這場拍賣,在余江縣政府公開的信息中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描述:“整個拍賣活動競爭十分激烈,經過幾十輪的競投,舉168號牌的競投者最終以6500萬競得,拍賣順利成交”。這位舉168號牌的競投者是鷹潭市東升砂石有限公司。

  一塊面積僅僅380米長、120米寬、即占地74畝地的河砂開采權起拍價只有560萬,卻最終以6500萬元的價格成交,這在很多人看來都有些不可思議。但很快,村民們就發現了這“天價”開采權背后的“秘密”。

  村民:到現在,就根本還沒有到拍賣的地段,還沒去那個地段去挖一層砂。

  江西省余江縣石港村村民:反正我回家我就看到他都是非法的地方(采)。

  按照中標信息,采砂船數只能控制在1艘,然而記者看到,石港大橋上游共有5艘采砂船和兩臺吸砂泵在作業,其中兩艘采砂船、一臺吸砂泵都不在合法采區。

  知情人:等于它就是把那個(合法采區)做一個幌子,整個信江河就是把那個標段作為一個起點,中心點,買那個380米,整個信江河就歸他管了。

  每隔20分鐘,這樣一艘吸砂泵就能裝滿,每三個小時,一艘采砂船就會裝滿,之后都源源不斷把采出的河砂運送到石港大橋上游北側的停砂場。

  大量堆積的河砂此時已經開始侵入到了信江河道里。

  知情人:多的時候一天上萬方呢,多的時候12艘船,我看到過,那個不多,每天基本上就是七八條船。

  這位知情人給

  知情人: 3個小時一船,100方。一天最少是4000方,一方砂50塊錢,去掉成本,包括裝車、船運、挖砂的這些工資,一切成本一共是12塊錢,其余的利潤38塊錢。平均一天能賣10萬吧,多的時候幾十萬。

  根據這位知情人的介紹,自7月份開采至今,砂場的利潤已經超過1800多萬。利潤豐厚還只是一方面,村民們還發現,眼前的這些采砂船距離石港大橋越來越近。

  江西省余江縣石港村村民:石港大橋上邊一點點,可能還不到四五百,看見的時候它大概就是一兩百米的地方,晚上就放在大橋下面,白天就放在上面一點。最近的時候大概,那就是砂場邊上,離石港大橋不過300米,這個我知道,我天天從那過。

  從村民給我們視頻上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大部分時間采砂船和大橋的距離遠遠小于500米。

  就在記者采訪的一星期里,我們也用手機軟件記錄了幾次看到采砂船時與大橋之間的距離,同樣小于500米。

  由于擔心采砂離大橋太近,會導致垮塌,石港村村民最初也試過跟砂場交涉、向政府反映,可是一些村民換回來的卻是一頓拳打腳踢。久而久之,心里的質疑和怒氣漸漸被恐懼所代替,村民們還善意地提醒我們盡量不要靠近砂場。

  推諉、狡辯、裝糊涂,執法監管部門成了采砂企業的“娘家人”。

  2016年1月6日早上9:30,此時,依然有采砂船在不合法的標段內進行非法采砂。站在河堤上,這位村民再次撥打了余江市水利局局長的電話。

  知情人:喂,又不接,掛掉了。我再按一次。

  兩遍過后,余江縣水利局吳局長并沒有接電話。我們又撥通了余江縣水利局執法大隊一位吳主任的電話,這次,電話通了。

  知情人:喂,您是水利局吳主任嗎?

  余江縣水利執法大隊吳主任:我是,什么事,你是哪兒的?

  知情人:我是石港村的 ,舉報非法采砂。

  余江縣水利執法大隊吳主任:執法大隊電話你有嗎?我給你報一個電話。

  按照吳主任的指示,我們撥通了余江縣水利局執法大隊段隊長的電話。

  知情人:喂,你是水利局的段隊長吧?不是啊,那你哪個啊。

  電話里這位段隊長一開始說是電話撥錯了,他不是水利局執法大隊的段隊長,繼而又說他已經不在水利局上班,不過最終他給出了執法大隊另一位副大隊長的電話。電話沒人接聽。

  知情人:找不到,他們就是這樣,就是這樣搪塞。

  要不沒有接通,要不就是“撥錯了”,自始至終沒有一位工作人員正面回應我們的舉報。而類似的村民舉報并不是第一次。在唯一一次由政府部門反饋回來的短信中這樣寫道:“2015年10月7日,縣水利局水政執法大隊在巡查中發現洞門底采區仍存在超范圍開采現象,依法啟動了行政處罰程序,做出了罰款人民幣四萬元的處罰決定。”

  知情人:你說罰四十萬讓我這樣挖,我還劃得來,這是國家的責任,它要收益。

  在撥打了舉報電話一個小時后,

  記者:現在據您了解的在石崗大橋附近,還有采砂船在作業嗎?

  江西省余江縣水利局局長吳華衛:那是在采區,在采取里面。在規劃的采區里面。

  記者:如果我們要去看,應該都是合法的采砂船在合法的區域內。

  吳華衛:應該是這樣的。應該是合法的區域內。

  記者:聽說離大橋只有幾十米、一百米。

  吳華衛:不可能的事情,不現實的事情,我們也要對自己負責,肯定不現實的事情。但是你現在去看,如果下午去看,它下面停了船,這是肯定的,所以我們剛才介紹,它沒地方停,就停靠在那里。像那個一排。

  吳華衛:停靠在這里。

  根據江西省人民政府關于修改《江西省河道采砂管理辦法》的決定第二十七條,采砂船舶、機具不得在禁采區內滯留,未取得河道采砂許可證的采砂船舶、機具不得在可采區內滯留。而針對記者提出的洞門底采區的具體位置在哪里,這位吳局長則給出了這樣的答復:

  吳華衛:具體的我不太清楚,因為我是那個……你看我們整治工作方案全部都出來了。

  記者:那個具體的坐標您能告訴我們嗎?

  吳華衛:具體的坐標我不清楚。

  吳華衛:因為我們那個,我們的一個打了坐標。都有坐標。

  記者:在哪?您知道在哪嗎具體的?

  吳華衛:這個我跟你講,包括鄉鎮,包括當地老百姓都知道,我們都公開了的。

  記者:我在哪能查到那個坐標,或者是我找誰能告訴我那個坐標?

  吳華衛:現在可能拿掉了,都搞不清楚。

  由水利局負責拍賣出去的價值6500萬的洞門底采區河砂開采權,如今剛剛過去不到半年,但是吳局長已經不記得具體位置了。位置不記得了,那政府當初允許的采砂船到底是幾艘,這個數量吳局長記不記得呢?

  吳華衛:它一般是一只采砂船帶兩只運輸船。我們準備最多給它批準三艘,開始它采砂船可能會多一點,我估計有四艘或者五艘,在那里采砂,我們當時雖然規定,好像是兩只還是幾只。

  看來,吳局長記不清的不只是洞門底采區的具體位置,連當初拍賣時要求的采砂船數量,他的印象也有些模糊。但6500萬的成交價格吳局長記得很清楚,甚至為了這個價格,還有點“過意不去”。

  吳華衛:它那個,因為我說了,這個價值不高,它兩只(船)肯定不夠。一般來說,原先我們規定比較少,到時候我們根據情況,打報告,我們經過正當程序,可能會再多批他們一些船。

  吳華衛:高了,6000多萬。

  吳華衛:它是像這個,就像我們電視里不是老演的,這個杯子自己10塊錢,大家搞起來火了,都是1000塊錢買下來,它怎么辦呢。

  吳華衛:就在邊上掃一點,原來我們加的緊,它少一點采一點。

  針對村民們舉報的石港大橋附近的非法采砂,吳局長說,水利局也曾經做出過4萬元的行政處罰,雖然效果不甚理想,但作為水利部門,他覺得已經盡力了。

  吳華衛:我處罰了,扣了船,而且打擊了,巡查了,多次也下了責任停止書,我都做了。我們行政執法的手段,按照我們行政的執法的程序。全部用盡了,該扣的扣。

  吳局長顯然有他的難言之隱,“天價”拍賣出去的河砂開采區,這多少讓他有些心里過意不去。因此面對石港大橋附近的非法采砂,他也只好就“無能為力”了。如果按照拍賣公告要求,年控制開采量五萬噸計算,三年半的時間可以開采17.5萬噸,相當于14萬方砂,一方砂即便以50元的高價計算,三年毛收入也僅為700萬元,這與6500萬的中標價相去甚遠。如此嚴苛的要求,如此高昂的成交價,這塊占地七十多畝地的采區河砂開采權當初怎么看也像是一筆賠錢的買賣。那么東升砂石有限公司總經理為什么非要拍呢?

  鷹潭東升砂石有限公司總經理任地球:加上所有的那個押金,拍賣金、公益金,將近7000萬,得了49萬回來。你想想500萬的東西,你怎么可能變成7000萬?多少存在一些違規現象,這個我跟你們,就是說你們要報道我們也好,要怎么樣也好,這個我們都不會回避這個問題,肯定多少有點違規開采的,如果不違規我說心里話,就那么大的范圍,那肯定除非是把它變成金子。

  看來這塊拍出“天價”的信江余江段洞門底采區河砂開采權,讓東升砂石有限公司總經理任地球一肚子苦水。

  任地球:就70畝地,當然最大的贏家可能是政府。

  任地球:他拿這么多錢,如果一個生意人不指望去賺點錢,不可能,但是我不是去犯法賺錢。如果說違規,確實有,因為畢竟我投資這么大,實話就是這樣。

  1月7號下午2點,就在記者見過余江縣水利局吳局長之后的2個小時,當記者來到石港大橋時,發現這里的采砂船除了采區里的還在作業,其它水面上的采砂船已經全部停止。

  1月8號上午9點,當記者再次來到石港大橋時,之前一度熱鬧非凡的信江水面已經變得“風平浪靜”,從石港大橋向遠處望去,只有2艘采砂船正在合法采區進行作業。

  然而,1月8號晚上7點,在鷹潭市鷹西大道上這個砂場并不十分起眼,早已被余江縣政府關停,白天空無一人,而每當夜幕降臨,這里就變得十分熱鬧。

  半小時觀察:推動“非法采砂入刑”遏制違法行為

  非法采砂最大的隱患是可能造成河床底部深淺不一,形成的急流和漩渦,威脅船舶航行安全。偷采亂采對于沿江的橋梁也有很大威脅,超量采砂會導致河床嚴重下切,使跨河橋梁橋墩基礎露出,危及橋梁的安全。。

  非法采砂危害如此之大,為何這種行為在一些地區卻屢禁不止。究其原因一是有利可圖,二是違法成本低。根據《長江河道采砂管理條例》規定,對非法采砂最高僅可處以30萬元罰款,而在長江上一條1000噸的非法采砂船3小時采砂就能賺到3萬塊錢。而且,由于該條例也僅適用于長江干流河道,其它河道執法缺乏全國性的河道采砂法律依據。相對于非法采砂所獲得的暴利,目前的行政處罰對非法采砂者難以起到威懾作用。

  為加大對非法采砂的懲戒力度,水利部正積極推動“非法采砂入刑”。2015年下半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已提出相關司法解釋(征求意見稿)。該項司法解釋將河道非法采砂嚴重違法行為納入非法采礦、破壞性采礦刑事制裁范圍,新的法規有望在今年出臺。

 

責任編輯:李志偉


掃描二維碼查看本頁

相關熱詞搜索:余江 江西 天價 違規 采砂

名企網提示:新聞合作/投稿請聯系QQ:61393995 E-MAll:[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首批22家失信上市公司名單曝光 鼎泰新材上榜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捕鱼达人3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