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連鵬:代際貧困困于教育 教育之困囿于金融
2016-02-25 18:26:28   來源:人民日報   評論:0 點擊:

名企網消息:而就在這幾天,《人民日報》一篇調查報道《節后招工難:月薪4000元仍難招人 務工者不將就》在朋友圈廣為傳播。

  節后開工,許多用工大戶卻發現,他們沒有等來務工人員的返城。

  名企網消息:而就在這幾天,《人民日報》一篇調查報道《節后招工難:月薪4000元仍難招人 務工者不將就》在朋友圈廣為傳播。

  不同于近些年在解讀招工難時,“人口紅利衰竭導致適齡務工人員減少”等宏觀而慣常的邏輯,在這篇頗見調查功力的報道中,黨報的記者發現了一個新的趨勢性現象:今年,有更多的務工者選擇了本地就業。

  報道援引浙江這一用工大省的最新數據顯示,去年來浙江務工的外來務工人員占比下降。浙江全省人力資源市場數據顯示,2015年求職人員中外埠人員所占比重為48.11%,較上一年同期下降2.51個百分點。

  而記者對務工者的采訪得知,“外出務工工資不高”、 “外出工作壓力大”、“老家經濟發展有潛力”,成為眾多務工者留在家鄉的主要原因。

  在經濟整體疲弱的背景下,我更愿意相信,前兩個原因帶來了家鄉就業性價比的相對提升,而不是什么“家鄉的潛力”。說到底,支撐了我們這個制造業大國數十年快速增長的候鳥們,已經疲憊了,不愿意再來回奔波。

  這樣的趨勢,似乎暗合了我們“離土不離鄉”的就地城鎮化戰略,但在經濟放緩背景下,幸歟不幸?本地就業是否將帶來區域經濟的日趨均衡?恐怕都要打上個大大的問號,需做進一步的實證研究。

  職業教育的機遇與困惑

  當下,我更關心的是,家鄉是否有候鳥們謀生刨食的天地,畢竟他們其中的大部分都是沒有專業技能、或者技能單一的打工者,其中更有相當的部分長期在房地產建筑等行業從事簡單的體力勞動。在二三線城市房地產去庫存壓力重重的背景下,這些回鄉就業的務工者,顯然需要一次基于當地就業市場的技能再培訓。

  所以,當看到本地就業趨勢加劇的新聞,第一反應其實是,低線城市的職業教育是否會因此迎來發展機遇。

  打電話向在老家縣城做職業學校校長的堂兄求證。他告訴我,節后來他的學校報名咨詢的人的確有所增加,增幅大概在兩成左右。這似乎印證了我的猜測,但我還沒來得及為自己的判斷而得意,堂兄后面的話又讓我明白,現實的復雜和無奈,往往超出我們坐在電腦前的空想。

  原來,對堂兄所在的這種底線縣區的職業培訓學校來說,十個來咨詢的人,最多能有三四個報名,而流失的大部分學員中,超過一半是因為付不起學費。

  以堂兄學校招生規模最大的汽車修理專業為例,隨著汽車在縣域間的逐步普及,一個龐大的汽車后市場,使得汽修行業不愁找到一個謀生的飯碗,甚而在當地有個不錯的收入。但是,要學習汽修,僅一年的實踐耗材費用就要超過5000元。這筆費用加上學費,足以把大多數農民子弟擋在門外。

  記得春節期間,一篇《返鄉筆記:一個農村兒媳眼中的鄉村圖景》曾引起巨大的反響,作者以學界觀察者和農村兒媳的雙重身份,用冷靜的筆觸,描述了廣大農民“卑微的悲傷”,以及鄉土社會代際貧困的絕望與無奈。

  而在文章的最后,作為悲憫之后的建設性思考,作者認為改變農民代際貧困傳遞的最自然途徑是教育,然而一個更加殘酷的現實是,鄉村的教育資源已經凋零到“無法直視的程度”。

  作者觀察到的是系統性傳統教育在基層的整體衰敗,但如果做進一步細分,職業教育其實是貧困家庭改變命運的最后一根稻草。

  教育學者李濤教授在去年的一項調查中發現,某縣初中畢業生的流向與家庭所處階層具有明顯的相關性,上層子女就讀市重點高中、縣重點高中的比例高達66.7%和 20.8%,而底層子女則沒有人能入讀市重點高中,僅有4%的學生入讀縣重點高中。底層子女入讀本縣職業高中的比例則高達66%。職業中學成了絕大多數社會底層子女初中后的主要出路,而普通高中則是中層以上子女的主要出路。

  而實際上,近些年來,我們的教育主管部門一直在試圖宣揚的一種理念就是“職業教育也能改變命運”。不得不說,這是教育平等“其修遠兮”的無奈現實下,一個客觀理性的選擇。

  然而,現實的殘酷在于,在學界和有司的視野之外,很多的貧家子弟,其實連職業教育的門檻都夠不到,也就正在失去改變命運的最后機會。

  “人民貧,非教育莫與富之;人民愚,非教育莫與智之。”半個多世紀前,教育學家陶行知的話言猶在耳。

  現如今,要打破貧困與教育缺失之間的惡性循環,顯然需要外力提供授之以漁的金融救濟。

  應該說,體制內也在做著此類的實踐探索。堂兄告訴我,他們學校與當地政府和銀行合作了一項再就業貸款項目,通過一系列復雜的資格審核,又在他們學校參加職業培訓的,可以得到一筆高達十萬元的無息貸款,涵蓋了培訓費用和畢業之后創業的啟動資金。

  然而,進一步詢問得知,相對于龐大的有職業培訓需求的人群,能得到這種體制內金融支持的人,恐怕連千分之一都不到。而且,在基層熟人社會的環境下,一塊明顯低成本利益的分配,常常要付出搞定復雜關系網絡的高隱性成本,一般家庭更是難以企及。

  互聯網巨頭的普惠金融探索

  今年年初,《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正式出臺,其中特別強調,“增強人民群眾對金融服務的獲得感”。現在看來,在傳統金融體制內,這種“獲得感”得之不易,必須跳出原有窠臼做創新性思考。

  最近,百度金融與低線城市職業教育架構合作,在教育信貸領域的探索引人關注,也為基層職業教育發展,為希冀借助教育培訓改變命運的人群,帶來了一些曙光。

  這家互聯網巨頭,將自己金融戰略的視野投向教育,首先大概源于其在該領域多年的積淀。百度知道、百度百科,除了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教育品牌,今年分拆獨立融資的作業幫,百度投資的滬江網、萬學教育以及留學平臺智課網等等業務也構成了百度龐大教育矩陣的重要部分。可以說,在互聯網圈,百度在教育這一垂直領域的耕耘之深無出其右。

  而百度金融在這個領域的戰略性投入,也是基于其依托技術數據優勢,對這個市場的深刻洞察。根據百度的數據,近兩年,教育行業網民需求持續上漲,移動端檢索增長迅猛,實現同比54%的大幅增長,職業教育的年度搜索量增長15%,與之相關,教育培訓市場規模平均每年20%的增長量。

  百度的技術和數據優勢不僅能夠洞察趨勢,也為普惠金融帶來了技術上的解決方案。作為一家技術驅動的企業,百度擁有全球最大的中文網頁庫和最頂尖的搜索技術儲備,每天響應來自全世界138個國家的數十億次搜索請求。這樣少有匹敵的數據積累,加上其領先的大數據分析能力,就使得超出傳統金融體系之外,更廣泛的金融征信覆蓋成為可能。

  還以堂兄的職業培訓學校為例,其學員有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15~18歲之間的職業高中學員;一部分是沒有正規學歷的職業培訓學員。無論是哪一種,由于年齡、收入的限制,他們都在傳統金融的征信體系之外,也就意味著他們很難得到前者金融福利的垂滴。

  但百度這樣的互聯網巨頭將為更多的人建立信用評估體系,使得后續的金融服務變得現實可見。詢問幾家跟百度合作的教育機構得知,不同于傳統金融機構繁瑣的審核流程,百度只需要提供電子化是身份資料,在移動終端上就可以完成“秒級”的貸款資質審核。這樣的探索,對職業教育機構來說,可以帶來一個巨大的招生增量市場,如前所述,這樣的增長潛力至少有三到四成。

  更重要的是,在市場增量數字的背后,無數人將因此獲得通過職業教育,改變自身乃至家庭命運的希望。在我看來,這既是互聯網金融所帶來的可親可感的福利,也是百度這樣的巨頭企業的社會責任感所在。

  百度總裁張亞勤曾表示:“在教育領域,學生可能會有資金需求,他們或者想把錢用到培訓、創業等其他地方去,但手頭缺乏資金,這些人信用很好,根據他們的受教育程度,將來都會找到工作,而現在幫助他們,一方面可以體現百度的社會責任感,另一方面這塊本身也是業務,將會為百度培養一批忠實用戶,帶來長期業務增長。”

  而百度金融一位負責人面對眾多教育機構更是坦言,我們一定要相信,絕大多數年輕人借了錢以后,能夠找到一個好學校,最后能找到工作,哪怕分五年、十年,把這個錢還了,對社會善莫大焉,對教育行業也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我相信,對這家互聯網巨頭的普惠金融探索,每一個關注基層職業教育,關心新一代農村務工者命運的人,都會樂觀其成。
 

責任編輯:李志偉


掃描二維碼查看本頁

相關熱詞搜索:馬連鵬 貧困 囿于 金融 教育

名企網提示:新聞合作/投稿請聯系QQ:61393995 E-MAll:[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王湧:推進中小微企業雙創 產業政策金融服務全支持
下一篇:政協委員:出臺網上外賣行業法規 設立準入門檻

分享到: 收藏
捕鱼达人3破解版